足总杯「平趟」阿诺德、晃过慢镜头打入惊天绝杀;回到联赛又在第87分钟轰入致胜头槌……连续两场上演绝杀好戏,近来状态火爆的三笘薰频繁登上足球新闻头条。

与很多日本球员一样,三笘薰在幼儿园时期就在哥哥的影响下走上球场,并且在小学三年级时就加入了川崎前锋的青训营。而在高中之后,考虑到球队的竞争和自身的天赋,三笘薰并没有选择直接升入职业队,而是选择到大学校园打磨,在训练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技术和方向,也被传为了足球圈的一段佳话。

但是,回过头来看,三球王的成功,乃至日本足球的发展,可能都离不开日本的校园足球。当然这中间可能有很多巧合,但校园足球的不断进步,大体离不开以下三点原因。

张路指导曾在与氪体的对话中特别提到了普及和提高的关系,他讲到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普及,所以我们不妨来看看「隔壁」对于足球的普及大概是什么样的。

第一种类型是成人组,这部分参与的队伍会涵盖了大学生、职业球员与社会人,J联赛也是属于第一类的范畴;

在疫情前的2019年,日本仅从JFA官方层面上来说,全国举办了男女共59项全国级足球大赛(含五人制和沙滩足球在内),其中有面向青少年(含大学)的男子足球比赛有20项,女子赛事共有7项。

受到疫情的影响,虽然到了2021年,全年的比赛数量整体都有所减少,但面向青少年(含大学)的男子足球比赛依然有18项。

看过运动番的应该都知道,47个都道府县每个县只有一支队伍能够晋级全国大赛,所以到了每个县,赛事的数量则更可以说是「裂变」,更不必说还有很多县级自己组织的比赛了。

在有了完整的比赛体系之后,各个地区所开设的儿童俱乐部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根据日本足协官网的数据,截止到2021年,日本国内共有第四类(小学生级别)的俱乐部8257家,第三类(初中级别)的俱乐部7218家,第二类(高中级别)的俱乐部3952家。

并且,这些俱乐部会和当地的小学联动,直接使用小学的操场,从当地小学中招生,拿大家熟悉的三笘薰举例,他小时候曾参加过的鹭沼SC就可以说是依存于川崎市当地的鹭沼小学,并且从这个小学中走出了三笘薰、田中碧、权田修一、板仓滉四名国脚。

要知道,鹭沼并不是什么大城市,以前整个神奈川县也更被称为是「职业体育的不毛之地」。从占地面积上来看,鹭沼相当于北京环球影城的1/5。

我们总说,国内14亿人选不出11个会踢球的,但其实从我们的调查来看,虽然达不到那些「全民足球」的发展标准,但中国会接受足球普及的孩子其实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少。

以北京市为例,面向青少年举办的百队杯,2021年吸引了1563支球队,近2万名球员参加。上海的新民晚报杯也同样有千余支队伍,上万名中学生球员报名参加。

而在全国层面上,在疫情前的2017-2018年期间,中国足协组织的全国青少年锦标赛中,共有40个单位最终从地方赛事中脱颖而出,参加了U14(04年龄段)全国总决赛阶段的比赛。而这一个数字级别在过去的10年中并不少见,早在2013年全国U14(1999-2000年龄段)锦标赛时,进入最后全国总决赛阶段比赛的,就共有43个单位派出47支参赛球队。

而一般在中国足球青训相关文章和视频的评论区里,通常都有这样的言论:中国孩子要高考,家长不愿意。

但东亚人实际上都有着「殊途同归」的人生。日本孩子也一样要高考,以三笘薰为例,他所就读的筑波大学体育学群,目前考入的方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综合选拔(Admission Center),基本上通过过往运动成绩+小论文+自荐书等方式进行申请,总共有十几个人通过这种方式入读;

第二种是学校推荐,这个有点类似于以前国内的保送,主要是通过高中校长的推荐,但每个高中的推荐人数不能超过4人;

比如三笘薰出身的小俱乐部,鹭沼SC,就会特意选择OB(OLD BOYS)也就是曾经在这个俱乐部里踢过球的前辈,来充当教练的角色,他们认为这样的OB,会让小朋友更有兄弟之间玩乐的感觉,因此爱上足球。

再比如很多企业都有自己的球队,这些企业球队也有专门的社会人联赛或者其他比赛,因此他们也格外需要那些有过运动经历的人才。让社团活动不只是「耽误学习时间」的活动,而是真正地会对他们的人生产生影响。

很多人之前都认为,三笘薰能从大学校园走到职业赛场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但实际上,日本校园足球和职业足球并没有那么绝对的差别,从校园中实际上也能走出「王牌」。

日本足球一直以来使用的是双轨制人才培养体系,除了正常意义上俱乐部青训梯队,球员也可以通过高中足球部,走上职业的道路。而从J联赛来看,两种出身的球员数量几乎一半一半,这使得日本足球少年在通往职业之路上由此拥有了更多选择。

而且,其高中足球的水平也相当之高,虽然职业梯队的平均水平较高,但面对校园强校,职业梯队也不能保证一定是常胜将军。

例如2019年高元宫杯决赛,有村上千部、倍井谦等人在内的「史上最强」名古屋梯队,面对足球强校青森山田,依然没能获得胜利。

比如本田圭佑、镰田大地,都曾在俱乐部青训中被淘汰,不得已才进入高中走校园体系,然后又通过在高元宫杯上的不俗表现引起了俱乐部的注意。比如目前苏超凯尔特人的主力中场旗手怜央,也是大学出身,和三笘薰在大学时代互为瑜亮。

而被称为「东奥世代」的日本为备战东奥所发展的15名适龄球员中(不含门将),有4位都是来自大学(三笘薰、旗手怜央、上田绮世、林大地)。

而这四位球员也都曾通过J联赛特别指定选手规则,也就是只有得到日本足协认可的全日本大学足球联盟、全国高中体育联盟足球俱乐部的成员、J联赛俱乐部以外的大学(学校法人)所办球队的学生球员,或日本俱乐部青年足球联盟所属球队的球员破格参加J联赛和其他比赛。

也就是说,这些学生球员在校园时期就与职业球队签订了临时契约,并完成了从校园到职业的衔接。这样的机会,也让三球王等大学选手在获得机会替补登场时能够适应比赛节奏,再到站上更大的舞台。

从NBA遍地的大学球员,再到近期火热的三笘薰。我们不是想向大家灌输国外有多厉害,或是看到国外的校园体育系统成功了,就把校园体育看作是他们职业体育产生成绩的唯一原因。

我们想说的是,校园体育是虽然是一个更宏观的社会工程,但同样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领域。正因为它的体系足够庞大,有足够多的人参与其中,所以它所代表的绝不只是今天的三球王或是灌篮高手、甲子园当中展现出来的热血与青春,而是更是贴近我们生活,能对我们生活产生影响的方方面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