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中心区某条酒吧街。凌晨两点,有雨,有闪电。但到处都是看欧冠决赛的人。要说有多汹涌,这么说吧——为了找一个理想的座位,我差点儿被挤怀孕。

2.当米利托打进第一个球,人群间就像被扔进一颗炸弹。“靓波”、“好球”、“nice”……广东话、普通话、英语,各种腔调夹杂在巨大的尖叫声中,此起彼伏。惊觉,原来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国米来的。原因不明。

3.有人悠闲跷着腿,有人保持高度紧张,有人还和邻桌的陌生人干杯。一铁杆蓝黑蜜感叹,“看拜仁前锋打飞机,中场放空铲,后卫腆着肚腩回追,线.就这样,人民挤着人民,球迷爱着球迷。其实,我们有着共同的需求,那就是在这么一个电光火石的凌晨,让幕布上的光影浮晃在脸上,使画面上的那些人与我们同在。这与其他快乐完全不同,迥然不同于欲望的满足。因为,频频闪现的自由感中,其实,“我”并不存在。

5.国米最终夺冠了,穆帅也哭了。在那张被雨淋湿的桌子上,我喝完最后一杯啤酒,循着它古怪的味道,遗憾地发现,自己又要重回常态城市生活。生活可以是平缓的,但仍然是激流。足球这玩意简直像忘忧草。它给了这城市、这夜晚一个神都给不了的狂欢时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