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不断变化,近日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奈玛特韦/利托那韦片)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作为国内唯二获批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是否真的是“新冠神药”?他的适用人群是哪类人?为何一药难求?是否应当成为疫情期间家庭常备药物?

近日,网络流传北京市一则《关于组织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医务人员抗病毒药物应用培训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据“通知”显示,按照全市统一部署,近期将抗病毒药物奈玛特韦/利托那韦片(Paxlovid)统一配送至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社区医生指导辖区内新冠患者服用进行抗病毒治疗。为保障社区医生科学合理规范使用抗病毒药物,将组织开展全市社区医生抗病毒药物应用的紧急培训。

据健康时报消息,目前北京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表示已收到参加抗病毒药物奈玛特韦/利托那韦片(Paxlovid)应用培训的通知,但药物还没有配送到。

除了北京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望为患者提供抗病毒药物Paxlovid外,不少网友在小红书上分享了购药渠道。

12月24日,一位北京的网友称,线上渠道可以在京东购买,每天限量300份,方舟健客也可以购买,但需要邀请码。线下渠道一些私立医院和睦家、明德医院,公立医院给重症患者开药。

据截图显示,该网友购买了3盒Paxlovid,每盒3500元,共花费10500元。从药物包装来看,一盒有5板,每板包含奈玛特韦片(粉色)4片和利托那韦片(白色)2片。

据澎湃新闻从中国医药证代处了解到,Paxlovid是处方药,需要根据医院的诊断购买。要去正规渠道,去医院才能买到,而且必须根据医生的诊断才能知道(患者)是不是适合这个药。对方强调,不能拿着医生的诊断去网上买,现在网上肯定都是买不到的。

蓝鲸财经记者了解到,在社交媒体上有部分卖家在私自售卖印度版美国辉瑞新冠特效药,图片显示,该药由辉瑞授权,印度海德龙子公司阿斯塔生产,每盒30粒。

据该卖家介绍,药物从印度直邮中国,功效可阻断病毒繁殖,避免后遗症,家中有老人、有基础病和高危患者需自备。1300一盒,5盒起卖。

公开资料显示,Paxlovid由奈玛特韦片和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是美国辉瑞研发、中国医药在内地代理进口和经销的新冠口服药。

今年2月11日,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辉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疗药物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即Paxlovid)进口注册。

根据获批信息,该药为口服小分子新冠病毒治疗药物,用于治疗成人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轻至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例如伴有高龄、慢性肾脏疾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病等重症高风险因素的患者。

奈玛特韦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其作用是阻断冠状病毒复制必需的蛋白酶活性。而利托那韦则用于减缓奈玛特韦新陈代谢或分解,使其在较高浓度下在体内保持更长时间活性,从而共同影响病毒的繁殖。

根据辉瑞此前公布的临床试验数据,与安慰剂组相比,在症状发作后3天和5天内接受Paxlovid治疗的患者中,新冠患者的住院或死亡率分别降低了89%和88%,病毒载量降低了10倍。

在国家卫健委3月15日印发的《诊疗方案》中,注明Paxlovid的适用人群为发病5天以内的轻型和普通型且伴有进展为重型高风险因素的成人和青少年(12-17岁,体重≥40公斤)。

此外,根据paxlovid的说明书,该药禁止与治疗高血压和前列腺增生常用药阿夫唑嗪,抗心绞痛药雷诺嗪,抗心律失常药胺碘酮、决奈达隆、氟卡尼、普罗帕酮、奎尼丁,抗痛风药秋水仙碱,心血管药依普利酮、伊伐布雷定,常用降脂药洛伐他汀、辛伐他汀,偏头痛药依来曲普坦,以及西地那非等数十种药物共同使用,否则可能产生严重甚至威胁生命的反应。

作为国内唯二获批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是否可以作为家庭用药,普通市民家中是否需要储备?

科技部国家科技专家周迪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药物是处方药,国家药监局对该药物的使用范围有严格的规定,建议在医生指导下使用,不建议作为疫情期间家庭常备药,更不需囤积。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这个药物不能冠以“特效药”,只能说它抗病毒,有一部分人使用后能够有效减轻病毒的排毒时间和病毒的高峰量。不是每个人都要吃这个药,适应症还是有重症倾向的,比如说持续高热不退、年龄比较大的,有可能会发展成重症病例。我们只给极少数病人用,一般老百姓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去买来备着或者是自己买来吃。

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观点来看,Paxlovid必须在出现症状后五天内服用,一旦感染病毒超过一周、或患者已经出现重症情况,此时再服用药物已经无法达到抗病毒的效果;此外,服用该药物的限制非常多,绝不能私自服用。

面对当下激增的用药需求,专家提醒,通过非正规渠道代购新冠药物并自行服用有很大风险,该药物需要在医生监管和指导下开具使用,避免产生严重的副作用;至于一些网友通过网络渠道私下购买印度仿制药,这种交易很难从源头上确保药物的品质甚至真伪,自行服用的隐患更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