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河记者了解到,伴伴APP系常相伴(武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相伴公司”)开发的一款社交平台产品,此前对外宣称其用户过亿人。2023年4月,该平台人员因涉嫌开设赌场被顺德警方调查;同年11月,常相伴公司25人被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24年4月7日至19日,该案在顺德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并未当庭宣判。在庭审现场,常相伴公司高管表示,财务人员在看守所内将公司和个人超3亿元资金转账到顺德公安局账户,部分银行大额固定存款因提前赎回,仅利息损失近300万元。常相伴公司前员工也告诉新黄河记者,由于公司账户资金被划扣,上千名员工的工资和社保等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针对涉案公司反映的“3亿元资金被划扣”一事,4月22日,新黄河记者致电顺德区公安局、检察院及法院,截至发稿未获有效回应。顺德区委政法委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委将关注介入此事。

公开信息显示,常相伴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主营业务是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旗下主要产品伴伴APP是一款语音直播的手机软件,注册用户达3600万人,入驻的主播24万余人。常相伴公司先后入选2021年、2022年中国互联网成长型前20强企业,也荣获过武汉“重点软件企业”、湖北服务业企业百强等荣誉。

据此前媒体报道,去年4月,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以伴伴APP涉嫌开设赌场为由,前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常相伴公司总部,将4名高管以及多名财务、技术运营员工带走调查。之后,顺德警方刑事拘留该公司管理人员及员工25人。2023年11月,顺德区人民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向顺德区人民法院起诉常相伴公司7名高管、员工和7名公会会长及主播。2024年4月,该案在顺德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但并未当庭宣判。

就在案件悬而未决之际,4月21日,常相伴公司发布长文,对顺德警方的做法提出多项质疑,并宣布“公司无法继续营业,伴伴APP经历了整整一年的煎熬,现在不得不宣告停止运营。”在这份《停业书》中,常相伴公司声称:“顺德公安将公司财务部所有人员羁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强令财务人员将常相伴公司及关联公司银行账户资金约3亿元全部转入顺德区公安局的账户,公司股东个人资金也被强行划走约2000万元。这其中,包括常相伴公司的母公司及旗下所有子公司、部分合作公司的账户资金,大部分公司的资金与顺德公安侦查的开设赌场没有任何关系。就连银行的大额存单也被顺德公安强制赎回,直接划到顺德公安账上,仅利息一项便损失数百万元。常相伴公司因账户钱款被顺德公安违法强制划扣,公章、银行U盾被全部扣押,致使全体1600名员工工资,数十万平台主播及合作伙伴合法收益无法支付,依靠平台谋生的数十万人员陷入生计无着的境地……”

4月21日,一名参加本案旁听人士向新黄河记者透露,在庭审期间,辩护人要求检察机关和法院督促顺德公安机关在3日内将非法扣押的现金转回原账户,但顺德区检察院的公诉人对此未予回应。法院方面最初持保留态度,但辩护人多次强调涉案财产与合法经营所得的区分,最终法官当庭表示,法院无法满足辩护人的这一请求。

4月22日,新黄河记者就常相伴公司提出“3亿元资金被划扣”一事,分别多次致电顺德区公安局、顺德区检察院、顺德区法院,截至发稿未获有效回应。顺德区委政法委一工作人员表示,将会关注介入,“我们关注一下,先了解一下情况。”

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是否有权将涉案资金转入公安账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4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据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2020年,公安部下发《关于进一步依法严格规范开展办案协作的通知》,其中强调:“对于涉案人员、企业金融账户内的财产,只能依法采取冻结措施,严禁以划转、转账或者其他任何方式变相扣押。”

对此,案外律师、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的杨功鹏律师向新黄河记者表示,如果常相伴公司发文属实,那么顺德公安在侦查阶段将常相伴公司及关联公司的银行账户大量资金转入公安账户的这一做法,并不符合相关规定。

杨功鹏解释称,涉案财物在庭审前的实体性处置方面,主要分为审前返还程序和先行处置程序。根据《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先行处置针对的包括市场价格波动大的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和有效期即将届满的汇票、本票、支票等,而且对于冻结的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有对应的银行账户的,应当将变现后的款项继续冻结在对应账户中。本案中,账户资金和大额固定存款不属于上述财产类型。因此,公安机关无权先行处置。其次,公安机关的程序性处置措施主要包括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这些措施并未赋予公安机关直接划扣财产的权限。对于涉案财物的追缴,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百三十九条的规定,追缴的范围限于犯罪嫌疑人死亡或者在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逃匿的情形。根据媒体报道的案件事实情况来看,并不存在上述情形。因此,公安机关的做法并不符合相关规定。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的范辰律师也向新黄河记者表示,此案尚未结案,涉案款项只有等案件判决生效后,才能进行财产处理,顺德公安机关的做法有违反法律规定之嫌,“案件是在审理之中,应该由法院来处理(涉案款项),如果有紧急需要,也是需要法院处理,而不是由侦查机关把这个钱划到自己账户上。”范辰律师还表示,公安机关的上述做法如果属实,也会损涉案公司及员工的合法利益。

据此前中国经营报报道,据起诉书指控,伴伴涉赌事项指向其平台设置的购买头像框送抽奖,这一概率玩法被部分主播与玩家在场外私下返现。公诉机关指控称,2018年10月开始,常相伴公司在“伴伴”平台先后嵌入“开星星”“矿工活动”等概率性游戏,并在主播账号处设置提现渠道。用户在平台上充值获取抽奖机会,通过以小博大概率性游戏获取虚拟礼物,在直播间内将赢取的虚拟礼物打赏给主播。主播收到虚拟礼物后,再支付给用户,从而完成用户充值、抽奖、兑现的赌博链条。对于常相伴公司高管、员工开设赌场罪的指控,该公司不予认可。常相伴公司辩称,顺德公安指控的买卖礼物行为发生在公司平台外,技术上公司无法监控,法律也不允许监管平台外的行为。用户若私下利用第三方工具进行虚拟礼物交易,无论是否违法,均与平台无关。常相伴公司从未组织或策划开设赌场,对违法违规行为始终采取严厉处罚措施。

在此前媒体报道中,曾披露伴伴涉赌案的直接导火索是一位给某主播刷高额礼物的用户和该主播在线下见面过程中发生的资金纠纷。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案发后,涉案企业经营地湖北武汉高新区光电园相关部门人员表示,区里也高度重视,一直在尽力帮扶。该部门人士还透露,湖北省、市、区相关部门曾与广东佛山、顺德有关方面进行过沟通,但不便透露具体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案件并非孤例。据记者梳理公开报道,2023年就有多家语聊平台运营企业因涉嫌赌场罪被警方立案调查。而在2023年5月之后,近40家语聊平台发布公告宣布停止运营,形成了一波“关停潮”。尽管这些平台大多以“业务调整”为理由宣布停服,但多家媒体报道指出,这些涉事语聊平台被调查的背后,直指平台中一种称为“概率玩法”的抽奖游戏。上海兰迪(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子仟曾告诉媒体称,通常理解的概率性玩法,是指用户通过投入一定虚拟币参与玩法后,可以随机性爆出价值不等的虚拟币或虚拟礼物的“小游戏”,这类玩法最大的特性在于“产出价值”的不确定性,因此存在被他人用来投注争输赢的风险,即“以小博大”,而这也是概率性玩法容易被认定为赌博的原因,“但必须强调的是,概率性玩法本身并非赌博”。

常相伴公司前员工宗伟(化名)告诉新黄河记者,此前他们一直认为公司是合法经营,在未来或能上市,但自去年4月之后,公司陷入停摆,许多员工因工资未发而离职,员工们希望相关部门能查清此案,并希望平台能结算员工和主播的合法收入。“公司绝大部分业务是不涉案的,不涉案的这部分收入,是否可以发放我们的工资、社保和补偿金呢?”另一位参加庭审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本案一审虽然持续多日,但发问环节仍未结束,下次开庭时间暂定为5月7日。

日前,新黄河记者在多个手机软件商店,均已搜索不到伴伴APP。宗伟告诉记者,伴伴APP在去年就已经下架和停服,“没有资金可以维持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