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如果没有一种新鲜的呈现,很少会有人去关注少数民族文化,即使有幸感受过当地的音乐旋律,也很难有被流行文化包装后的共鸣。

这首《三娘》的演唱者就是在宁波生活十余年的广西毛南族姑娘——蒙娃努索。作为歌手,更是作为毛南族音乐传承人,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向越来越多的人展示具有毛南族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

蒙娃努索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的大山里长大,自幼就在田间山野放声歌唱,从村头唱到村尾,唱给山听、唱给水听。她听老人在田边地头唱山歌、唱“肥套”、跳“傩面舞”,从小在毛南族的音乐环境熏陶下学习了大量的毛南语歌曲。虽已过去很多年,但对家乡的寸土风情她依旧深深的眷恋着。

关于家乡,蒙娃说那是一个极其贫困的小县城。在那里,如果按照原来的人生轨迹,她在初中毕业后,就该外出打工,然后早早的结婚生子。

“学音乐?”这对于一辈子靠种田生活的父母来说似乎很难想象,但是蒙娃的坚决以及父母对于孩子的爱,让蒙娃如愿以偿。家里很穷,以当时的经济条件根本无法支持,“你能想像我每年的学费都是靠着卖家里的牲畜凑上的”。得来不易的机会,让蒙娃更加珍惜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光。即使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她会去自学编舞、画画等等。

毕业后的蒙娃并没有如愿站在舞台中央,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里,她只能把自己的梦想作为了养家糊口的工具,从广西到宁波,刚出来两年多的时间她都没曾回过家。

年轻时满怀抱负,和三五个朋友为了梦想离乡闯荡,后来折戟沉沙,在生活里弯了腰。“实现梦想之前人总是要吃饭生活的”面对生活的压力,蒙娃也学会了妥协,从事过编舞工作、酒吧驻唱、各种商演……哪怕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演出机会。

每个人在他的人生发轫之初,总有一段时光,没有什么可留恋,只有抑制不住的梦想。对那个年纪的蒙娃而言,只要有一条路通向自己的梦想,哪怕再曲折,离梦想的距离再远,她也愿意走。

直到2015年,一次活动中,蒙娃结实了几位宁波当地著名音乐制作人,她的音乐之路才走的稍微顺了一些。他们有乐队、有录音棚、有专业资源,蒙娃慢慢融入到专业的音乐团队中,也开始有和乐队合作以及更好演出的机会。

同年,蒙娃努索与宁波音乐人李大为登上了广西卫视《一生所爱大地飞歌》的舞台,他们唱着原创的毛南族歌曲《家里不是我的天涯》,这算是蒙娃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站在了全国性的舞台,并由此走入更多观众的视野。蒙娃揶揄道:“起码在毛南族算是家喻户晓。”平时一直不被人所知道的毛南族文化竟然在电视上展现,这令整个毛南族的乡亲们又惊又喜,会讨论着这个姓蒙的姑娘是哪里的。

人生就是这样的玄妙,像蝴蝶效应,可能人生路上出现的小小改变,最终却会掀起人生轨迹改变的轩然。

后来,在大家共同的理念下,蒙娃组建了第一支以毛南族命名的“毛南乐队”。乐队在延续毛南族传统的同时,也在不断尝试风格革新。将毛南族传统民族语言、音乐、传统乐器、故事等融入其中,在传统山歌形式上又结合了很多现代音乐的编曲和演奏技巧,以拓宽自我表达的边界,将受众不断扩大。

只是毛南族音乐和大多数少数民族音乐一样,只存在于老人的口口相传,几乎没有任何文字资料留存。没有前人的挖掘,蒙娃只能靠自己一点一滴采集,她会回到家乡采风,向当地老人学习那些将要失传的原生态山歌,也会去当地文化馆寻找为数不多的资料,只为了更好地理解毛南族的音乐文化。

从2015年开始,蒙娃除了流行音乐以外,她还一直坚持做不同风格、不同曲调的毛南音乐,《毛南情歌》 、《侬》 、《那嘎拜》 、《放牛娃》、《毛南姑娘》等多张毛南音乐专辑,在毛南音乐的基础上作为世界音乐的范畴,不、不哗众取宠,用扎实的民族情怀和音乐信念来认真对待每一首作品,传递现代民族音乐力量。

民族音乐最大的魅力或许就在于,通过它你不仅听到了音乐本身,也看到了孕育它的原始土壤,以及同样生根发芽在这片土壤上的人们,那些都是有故事的。蒙娃创作的《三娘》,讲述的是毛南族民间的一段凄美爱情故事;《家里不是我的天涯》,表达了迫于生活在外打拼的毛南族孩子对家乡以及父母的思念之情;《那嘎拜》,毛南语中向前走的意思,歌曲借用旅行来呈现生命的意义……

再谈起《侬》背后的故事时,蒙娃眼眶顿时噙满泪水。“侬”在毛南语中代表的是孩子的意思,不同的是,蒙娃是以父母角度唱予孩子听的:“在我们那边,小孩子长大后基本都选择去外面闯荡,而只剩老人留在家里。有些为了省钱,可能十几年没办法回家。”

“每次唱这首歌我都会想哭,因为你会想到父母心里的感受,他们期盼孩子回家,但又希望你能在外面通过打拼过上更好的生活。我是很恋家的一个人,因为工作生活又很难回次家。这首歌就把我心中很多的想法都表达出来,最终目的其实希望大家能多回家看看父母。”

蒙娃以最淳朴最实在地方式用歌声去诉说父母对于孩子的那种心理,无论孩子在外如何打拼,回来父母都是你的依靠。就像父母当初无条件支持蒙娃去实现梦想一样,父母对于孩子的总是爱得深沉。即使大多数人无法听懂大意,但是听众是能从歌手的演绎中捕捉到音乐隐藏在语言背后的感性部分,那是一种听完以后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作为经常上台表演的民族歌手,表演的出彩,除了歌声的动人以外,演唱者的服饰也会极大影响着听众的感官。

因为寻找不到真正的毛南族服装,蒙娃就开始自己着手设计,回到毛南族大山里采风时,跟老人们询问关于毛南族服装的特点。就这样,蒙娃尝试一套一套的设计,服装在保存毛南族古老特色的同时加入一些时尚元素、舞台元素,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喜欢上毛南族的民族服装。

令她没想到自己设计的服装得到了许多人的好评,竟连很多族人与其他民族的歌手演员也慕名来找她设计服装。

就在不久前的2020年广西首届民族服饰设计大赛上,蒙娃带着自己第一次尝试设计的13套不同毛南族各类风格的服装投稿参赛。一个专业性质的比赛,一个不专业的设计师,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毛南族服装有更多的机会展示。

今年7月,蒙娃努索登上央视《星光大道》舞台最新周赛,经过激烈角逐脱颖而出,获得周冠军。她在每个环节的表演角逐中都精心融入了毛南族的民族元素,向世人传递毛南族传统文化的魅力。

至于最后为何选择参加,蒙娃表示,“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在劝我,我是以一个毛南族音乐人的身份上台,代表了族人、代表了家乡,将毛南族的文化展示给所有人看的,我不能只考虑自己。”

在2015至2020年期间,蒙娃以个人或者乐队形式分别参加过各大卫视的比赛节目、卫视原创歌曲节目、卫视春晚节目,2018被特邀至美国“毛南音韵·相约纽约”表演,2019特邀至澳大利亚·墨尔本“国际艺术节”表演。

每一次的演出及节目录制,她的目的都很简单——想要更好的传播毛南族音乐文化,因为作为一个毛南族音乐的传播者,她觉得自己是有使命把家乡的音乐、家乡的文化特色展示给大众,让更多的人认识毛南、了解毛南。

一开始,蒙娃不知道怎么应对外部的动荡与质疑,也有想过放弃,“委屈”这是她内心的真实感受,“花费巨大的精力和金钱去做一件也许得不到任何回报的事情到底值不值得?”她曾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

但身边人不断地鼓励和很多喜欢毛南族文化的人的期盼,慢慢让她沉下心来,不断地锤炼自己,通过提升自己的能力,跟自己的内心和解,去获得一个平衡。

有这样一种人,在遭遇了重重挫折之后,她总是向内寻找推动力,而不是去抱怨命运的不公。蒙娃知道,抱怨不会改变任何局面,也不会让你得到更多机会,你所能做的,只有在坚持和耐心中,做更好的自己。

坐在眼前的蒙娃终究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职业的特殊,让她承担着更多的压力,相较于舞台上的光鲜亮丽,背后所不为人知的些许失控时刻更让外界好奇。

她把从小伴她成长的毛南族文化与喜欢的音乐结合,有人认为她是在推广、是在传承,但也有不断反对地声音出现,劝她放弃。“公司同期音乐人中,我的歌点击量其实是最小的,但是如果我不再继续,可能也不会再有人坚持去做这件事情了。”

对于宁波,蒙娃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城市所带来的安稳感,多年前为了心中的梦想一直扎根于这个城市,在这里,她认识了许多为宁波音乐发展而努力创作的音乐人们。从他们身上,蒙娃看到了对于音乐的执着和坚持。

那是在宁波的一个古村落里采风,需要大家仅用一天的时间对这个小山村游历,并以此创作歌曲。“我当时走进村落时,那里充满生活气息的房屋、悠长安静的小巷、夕阳下在古道上游走的过客以及池塘边那群安然伫立着的池鹭,这一切都让我触景生情,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安然徐行》便由此创作,这首歌描述了蒙娃对于这个宁波古村落游历的感触并把家乡的民族特色音乐元素融入其中。

把最美的故事留在歌里,当时这首歌,蒙娃也荣幸获【2019中国新乡村音乐发展计划创作达人】,同年这首歌参与宁波市第八届“我的城市我的歌”评选,获得了“十首最佳歌曲”。

“我非常感谢宁波这个城市,让我在这里学会成长,让我在这里看到希望,让我懂得如何坚持。未来希望可以跟更多在这里的音乐人们共同努力展现出好的作品。”蒙娃由衷地说道。

她说,没什么太大的目标,有的只是脚踏实地的想法,靠着“本心”和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只为了心中的音乐梦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