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海军将所有分布在海外的巡洋舰全数投入到海上破交战中,其中最著名的战舰莫过于在印度洋上大杀四方的“埃姆登”号。

由于缺乏后勤支持,这些海上孤狼最终全都难逃一死,其中坚持时间最久的就是躲藏在德属东非的“柯尼斯堡”号。

不过该舰的海上行动并不积极,只是利用当地复杂的河道尽可能隐蔽自己,牵制英国人。在海上流窜时间最长的军舰,就是出没于南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德累斯顿”号。

按照德国海军的标准,“德累斯顿”号被划定为一艘侦察巡洋舰。该舰于1906年在汉堡开工,在1907年1月下水,最终在一年后完工服役。

舰体全长118米。宽13.5米。吃水5.5米。排水量4200吨。最高航速24节。14节巡航速度下,其所装载的860吨煤炭可以达到4000海里的续航力。武备包括1门105毫米火炮、8门5毫米火炮,以及两具鱼雷发射管。

刚刚建成时的“德累斯顿”并不被视为一艘走运的船,入舰队仅两周,就在试航时撞沉了一艘瑞典帆船。自身的一根推进轴也被撞击推离了3毫米,以至于必须返回船厂修理了六个月。

等到1909年重回舰队之后,很快又出现引擎故障。进一步的修理持续到这年9月7日,在没有完成全部试航科目的情况下,该舰被宣布正式服役,投身一线,并且立即加入了访问纽约的德国舰队。

这次访问本身很成功,但是等返回德国之后,该舰又于1915年2月与“科尼斯堡”号发生碰撞事故,于是又修理了8天。接下来该舰终于时来运转,她在舰队炮术训练比赛中赢得了轻型巡洋舰组的冠军。

1913年底,墨西哥的紧张局势迫使列强向加勒比海派遣军舰,以强化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在此背景下,“德累斯顿”号于1913年12月27日启航,奔赴加勒比海。

到1914年7月,墨西哥的局势已基本稳定。“德累斯顿”号也接到了返航的命令。她在加勒比的巡航任务,将由新从本土开来的“卡尔斯鲁厄”号接替。

然而就在返航途中,欧洲的政治局势趋于紧张。基于来自本土的命令,舰长吕德克中校下令离开繁忙的商业航线,暂时隐蔽起来,等待局势的进一步发展。

他完全清楚,如果战争爆发,那么“德累斯顿”号就要作为海上袭击舰,攻击敌国商船。8月4日晚上,战争消息传来。吕德克中校随即南下巴西海岸,将那里作为自己的主要活动区域。

两天后在亚马逊河口,吕德克中校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目标——英国商船“德拉姆克利夫”号。后者对于战争的消息还是一无所知,所以根据1907年签署的《海牙公约》,吕德克中校放过了这条船。

接下来,吕德克中校必须为自己的燃料问题担忧了,遂前往巴西海岸外的罗卡斯环礁,与来自乌拉圭港口的三艘德国运煤船会合。

加煤之后,吕德克中校决定北返,前往特立尼达。途中遭遇了英国商船“海德斯”号。在拘押了所有英国船员之后,这艘商船被击沉。8月24日,另一艘英国商船“霍姆伍德”号,也享受了类似待遇。

虽然开始有了收成,但是持续的引擎维护压力也开始困扰德国人。“德累斯顿”号一路南下,抵达南美大陆最南端。

那里是整个世界的偏僻角落,军舰得以在荒凉的奥斯特岛附近修理引擎,这项工作持续了1天。在此期间,来自南美西海岸的德国运煤船不仅送来了燃料,还带来了宝贵的情报。

吕德克中校获悉,在智利海岸有大量英国商船出没。于是引擎一修理完毕,该舰就于9月16日启航。两天后,该舰穿过麦哲伦海峡,进入太平洋。

接下来的行动并不顺利,德国人找到的第一个目标是一艘法国商船。后者一发现苗头不对,就机敏地躲进了智利领海。德国人不敢得罪中立的智利,只能摆手。

1月3日,“德累斯顿”号收到了来自东亚舰队的无线电呼号。基于后者的命令,“德累斯顿”号远赴圣诞岛,于1月12日在圣诞岛与东亚舰队主力会合。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作为东亚舰队的一分子,“德累斯顿”号参加了科罗内尔海战和福克兰岛海战,也是福克兰岛海战中唯一逃脱的德国战舰。

这主要还是要归功于引擎系统之前的维护得当,毕竟为了逃跑,锅炉被强制通风,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使得军舰达到了创纪录的27节的航速。

12月9日,该舰穿过哈恩焦,回到太平洋一侧。由于舰上仅存160吨煤炭,难以继续赶路,遂不得不驶入智利领海。

一名叫威廉.卡纳里斯的海军上尉被派到岸上,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智利当局,允许军舰停留48小时,以采购和装载煤炭。根据国际法,交战国的军舰在中立国的港口,通常只允许停靠24小时。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德累斯顿”号一直就在智利海岸附近东躲西藏。虽然皇家海军反复搜捕,始终未能找到这艘孤零零的德国战舰。

主要原因在于德国人手中有更新更精确的海图,可以帮助隐藏自己。而英国人手中的海图,大多还是查尔斯.达尔文远航南美时绘制的,根本不精确。

▲卡纳里斯的海军上尉的经历堪称传奇,他后来成为德国国防军情报部部长,但因反对希特勒,于1945年4月9号被绞死。

然而东躲西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来自柏林的命令几经周折传达到吕德克中校手中,要求他设法经由大西洋返回德国本土。

考虑到引擎的糟糕状况,吕德克中校知道成功的可能性近乎为零。为今之计,他还是准备避实就虚,穿过太平洋前往印度洋。此举要求军舰本身超载装运1600吨煤炭,此外还要有至少一艘运煤船伴随前行,成功的机会其实也不大。

另一方面的英国人当然也没闲着,到1915年到3月初,通过拦截和破译无线电通讯,英国人最终还是发现了“德累斯顿”号的行踪。

3月8日,在智利海岸外的一片充满浓雾的海域之中,“德累斯顿”号与英国巡洋舰“肯特”号遭遇。两船立即提升蒸汽,加快速度。

经过近5个小时的追逐,吕德克中校意识到他的煤炭储备已经不足,轮机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他只好让军舰躲进了位于智利海岸外670海里的鲁滨逊克罗索岛,准备在此向智利当局投降。

作为中立国,这些德国水兵最多在此遭到拘禁,而不是被英国人关进战俘营。但是已经忙活了许久的英国人,岂能善罢甘休。

3月8日早上,“肯特”号带着另一艘轻型巡洋舰“格拉斯哥”号,以及一艘武装商船,冲进了“德累斯顿”号躲藏的海湾。然后就是一顿猛烈的炮火。德国人既没有燃料逃跑,也缺乏反击的火力。

吕德克中校一度打出信号,声称“准备派遣军使要求谈判”。结果英国人不依不饶,并无停火迹象。最终,吕德克中校不得不打出白旗,英国人才暂时罢手。

能说会道的卡纳里斯上尉再度出马,乘坐交通艇登上“格拉斯哥”号,向该舰舰长卢斯上校提出抗议。毕竟,英国人在中立的智利水域开火,赤裸裸地违背了国际法。

卢斯上校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只是奉命行事,并且要求德国人无条件投降。卡纳里斯上尉声称,他的船已经遭到智利当局的拘禁,并且正在准备自爆。至此,英国人才觉得满意。

1点45分,一声巨响传来。“德累斯顿”号前部的弹药库被引爆。半个小时后,大部分船体没入水中,军舰就此完蛋,人员伤亡已被降至最低,只有8人在战斗中阵亡,还有15名重伤员被英国人运往智利首都瓦尔帕莱索接受治疗。

其余大部分幸存船员一直留在智利,直至1920年才返回德国。也有少数官兵较为积极,他们在1917年成功混上一艘智利货船,历经120天的海上航行,终于回到德国。

最出色的还是那位卡纳里斯上尉,他凭借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此人在1915年8月就成功溜出拘留营地,费时两个月回到了德国。

这段传奇经历给他的长官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充分发挥此人的语言天赋,他被调入情报机构,从此官运亨通,到二战时已经坐上了德国国防军情报部部长的宝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