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记者陆逸(微博)发自顿涅茨克 马赛曲奏响的时候,顿涅茨克的天空已经开始飘起雨,雷声巨响在热情激昂的法国国歌中清晰可闻。主裁比约恩·库伊佩斯吹响开场哨,雨势突然迅猛地越下越急。本泽马抹了一把脸,想要把蒙在眼睛前的水甩开。但是法国前锋很快发现这已经是徒然,暴雨以越来越惊人的势态从天空坠落,伴随着电闪雷鸣,在椭圆形的顿涅兹克顿巴斯球场上空形成一股气势极为惊人的末日之态。

库伊佩斯伸手按了一下耳麦,果断吹响了暂停比赛的哨声,这时比赛开始了还不到5分钟。正控着球的法国球员茫然转头不知所措,一看主裁的手势就有好几个球员摊手表达不满。但荷兰人果断双手前伸并指向球员通道,摇头无视球员的抗议。黄色、蓝色两个阵营只能低头一溜烟小跑重回更衣室,看台上传来一阵巨大的嘘声。原本只是以为暂时的耽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来了一个小时的推迟,和欧洲杯开赛以来最富有娱乐感和创造力的现场。

骤然暗如黑夜的天空中时不时划过一道闪电,倾盆大雨势不可挡地落下来。原先还淡定地坐在有遮雨棚的替补席上的球员们发现已经无法躲避暴雨了,慌忙中冲进了球员通道。看台上的球迷同样也在不断往走廊上挤,一时间原本不算狭窄的空间洋溢着两国球迷亲历难以置信一幕的惊叹和笑声。

记者席发了雨具,这时顶棚已经形同虚设了,媒体同行们为了不错过现场的任何现场大多选择留守在看台上,只能用雨具勉强挡住电脑、相机等,身上被浇得湿透。但看看那些不要任何遮雨道具在暴雨中作乐的疯狂球迷,湿了衣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法国人在暴雨中亲吻,趴在看台上做游泳之姿,和同伴笑得滚做一团,还有球迷索性脱下外衣直接来个天然淋浴……

足球的激情在燃烧,暴雨非但没有浇灭热情反而让它以更澎湃猛烈之势袭来。看着为数不多但自我陶醉的球迷在看台上随着现场音乐手舞足蹈,我们见证到的是竞技体育让人性中倾泻出的洒脱和自由。

现场虽极富娱乐性,但球员担心的是什么时候比赛可以重新恢复。最初球员们都在通道里等待,以为骤至的暴雨停歇之后就可以返回赛场。但库伊佩斯在和欧足联的官员沟通之后示意球员们返回更衣室等待,在当地时间晚上19点20分,球员已经等了近15分钟的时候,记者们得到消息,比赛至少要在40分钟后才能恢复。暴雨还在下,虽然雨势已经缓下来了,但雷鸣电闪依然在造势,从看台上目测草地有大量积水。顿巴斯球场落成不久,草皮造价不菲。但在这样的暴雨下,即使是酋长、安联这样的顶级球场都很难没有积水。欧足联官员在雨势渐弱的时候曾经走到场边用手试了一下草地,但是捋开厚厚的积水才能触到草,站起来摇摇头重新返回通道里面。

19点35分,暴雨终于过去。库伊佩斯和助手走到场地上丢掷了一下球,直接落在水里没有弹起来,不达标。球场管理员开始人工和用机械排水,在边线附近几名欧足联派下来的比赛官员交谈着,表情十分严肃。记者们虽然知道这种情况取消比赛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当时的气氛却隐隐透露着一丝不祥感———同行们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手中的稿件也因大雨停了下来,各国同行们都大乐,开始聊起自己经历过的暴雨场景。一名英国记者开始回忆以前看过一场板球赛,因为大雨中断。等待吧,不知道比赛何时恢复,但都带着一种打破常规、带来未知因素的兴奋感。

没想到球场管理员的工作十分有序,尤其是那辆专门排水用的小车,它所到之处草地上积水情况就能缓解不少。重新开赛前库伊佩斯一直绕场巡视,用手丢球在地上测试弹跳力。当地时间19点48分,媒体得到确凿的消息比赛将在20点整重新开始。现场广播宣布准确开赛时间之后,球迷也陆续返回座位,空荡荡的球场又重新出现泾渭分明的黄色和蓝色两个阵营。呐喊声更加充满激情,在这样的等待之后。顿巴斯球场排水系统十分出色,虽然湿滑但并没有出现严重的积水情况。30分钟的暴雨只让球迷等待了一个小时,乌克兰主办方尽力做到了最好。

可能是受到湿滑场地影响,上半场连法国人的传球成功率也不高,仅仅为76%,远低于他们在和英格兰比赛中的发挥,乌克兰更糟,传球成功率只有63%。但是在中场休息时球场管理员又在进行了一轮排水,等到下半场两队重返赛场时草地情况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