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刚过一周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又对俄罗斯开启了新一轮制裁措施。据报道,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瑞典此前宣布,欧盟各成员国批准第十轮对俄罗斯制裁措施,将共同实施“有史以来最有力、影响最深远的”对俄制裁。

很多人关心的是,西方国家在过去数月里对俄制裁到底有没有起作用。实际上,这个问题一直高悬在国际政治棋局上空。一些数据显示,俄罗斯经济仍然坚挺,且具有一定的稳固性。有分析人士称,俄罗斯之所以能极大削弱西方制裁的影响,背后离不开俄罗斯受过西方培训、深知西方套路的新一代决策者,而其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便是37岁的前摩根士丹利银行家、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帕维尔·索罗金。

大宗商品数据公司kpler首席原油分析师维克多·卡托纳说,许多西方国家低估了克里姆林宫,认为普京身边只有来自圣彼得堡的前间谍和商业朋友,但实际上,克里姆林宫不乏新一代受过西方教育的决策者,他们说着流利的英语,并胸怀爱国主义情怀。据了解,俄乌冲突爆发后,普京开始大力培养技术型官员,将他们快速提拔到权力的高层。

卡托纳认为,索罗金不仅是政坛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已经成为俄罗斯削弱西方制裁影响的“秘密武器”。“他是新一代年轻人中的一员,这个群体拥有选择权并决定在俄罗斯政府工作。”卡托纳评价说。

除了索罗金外,在克里姆林宫内部,其他崛起的官员包括39岁的副财政部长阿列克谢·萨扎诺夫。萨扎诺夫曾在牛津大学接受教育,而且曾任职于莫斯科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如今,他和索罗金一起,努力寻找填补俄罗斯快速扩大的赤字的方法,在俄罗斯政坛发挥着关键作用。

丹尼斯·杰里乌什金也是新一代技术型官员之一。他曾是美国银行的分析师,29岁时成为俄罗斯能源部的研究主管,曾代表俄罗斯参加旨在帮助最大限度提高油价的opec咨询会议。

普京最有影响力的经济顾问是马克西姆·奥列什金。他之前在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工作,在38岁时开始担任此职,随后成功推动外国公司以卢布,而不是美元或欧元,购买俄罗斯天然气,以绕过制裁。

索罗金出生在莫斯科,在塞浦路斯的一个俄罗斯外交官家庭中长大。成年后,他回到俄罗斯,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开始其职业生涯。26岁时,索罗金成为俄罗斯最大私人银行阿尔法银行的高级分析师,之后又在伦敦大学获得了金融硕士学位。完成学业后,他任职于摩根士丹利的莫斯科办事处。

2015年,《机构投资者》杂志将索罗金评为俄罗斯和欧洲、中东和非洲国家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顶级分析师之一。当时认识他的人说,作为一名年轻的银行家,他既被视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又是一位谦逊的同事,经常在当地的一家乌克兰餐厅吃午餐,在高档的亚洲餐厅吃晚餐。

据他们说,在俄罗斯政治问题上,索罗金因有着保守和的观点而脱颖而出。一位前同事说:“他想让俄罗斯再次变得伟大。”根据克里姆林宫的记录,他曾告诉普京,“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就在国外生活和上学。我一直知道我想回到我的祖国。”

2016年,时任俄罗斯能源部长、现任副总理的亚历山大·诺瓦克将索罗金从华尔街银行挖走,让他负责自己集团的能源研究中心。两人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据认识他们的人说,诺瓦克经常邀请索罗金到莫斯科郊外的大庄园里去烧烤。索罗金还经常作为翻译陪同诺瓦克出席各大外交活动,在外交圈颇有名气。

此外,索罗金还与沙特能源部长的长期顾问阿迪布·亚马以及已故opec主席巴金多建立了持久的友谊。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建立这些关系,他帮助诺瓦克让opec+于2016年正式成立,让俄罗斯在全球石油市场获得了更大的发言权。此后不久,opec+批准了一项减产计划,成功提升了石油价格。

在2018年的一次会议上,普京问索罗金他在为政府做什么。根据克里姆林宫的谈话记录,索罗金回答说:“我们最近一直在做的一个大型项目是,俄罗斯和opec国家之间的限产协议。”普京随后说:“现在是提升你的时候了。”没过几天,索罗金就被任命为能源部副部长。

索罗金带头推动了国家能源部门的现代化。由于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资源,索罗金最近大力推动加气站的建设,同时在大力推动一项减少能源消耗的全国性计划。

俄乌冲突扰乱全球能源市场后,曾经将欧洲视为其最有利可图的能源客户的俄罗斯,现在将其大部分产品送往印度等国,而这些国家购买能源产品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

在西方制裁下,俄罗斯还需要培养新的贸易伙伴。在这方面,索罗金发挥了巨大作用。根据相关的数据,俄罗斯1月份的石油出口量超过800万桶,是有记录以来俄石油月出口量前五,也是自2020年4月以来俄罗斯从未达到的水平。

去年9月,坐了20个小时的飞机后,索罗金对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柴维尔进行访问,受到了刚果总统的迎接。据报道,在接下来两天的时间里,索罗金成功让俄罗斯和刚果共和国达成协议,后者同意让俄罗斯供应石油产品,同时让两家俄罗斯公司在当地建造一条625英里长,耗资8.5亿美元的管道。

上个月,索罗金会见了一个来自阿富汗的代表团。政府和克里姆林宫后来公布了两国汽油供应的协议。熟悉此事的人士说,索罗金还与巴林代表进行了会谈,希望巴林成为俄罗斯石油的交易中心。

据索罗金的前新闻秘书称,去年,索罗金采取夸大俄控黑海管道受损影响的做法,导致西方乱了阵脚,从而顺势推高了油价。上个月,索罗金参与了为俄罗斯出口的乌拉尔石油的定价。该一决定预计将为俄罗斯现金紧张的国库带来82亿美元的税收。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由于制裁面临严重的经济压力,但得益于索罗金等新一代官员,现在尚未完全丧失能力。随着制裁长期影响的显现,这项任务只会变得更加复杂,但分析人士称,俄乌冲突已经爆发一周年,俄罗斯的表现已然打破了起初西方国家对制裁影响的预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