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指出,在第三消费社会,人们消费观念逐步理性,不再推崇奢侈,开始追求性价比。

这在中国消费市场已见端倪:工地盒饭备受追捧,零食折扣店遍布全国各地,就连剩菜盲盒也不自觉成为年轻人追求的新型就餐方式。

所谓“剩菜盲盒”,并非大众认知里的残羹剩饭,而是指余量食物,即外观或包装不符合售卖要求、按产品货架期要求须下架、但仍在保质期内的预包装食品。

由于剩菜盲盒价格比正常单价便宜不少,因此其一度被网友戏称为“穷鬼套餐”,是追求高性价比年轻人的“精神食粮”,吸引着他们成批入局。

2015年,丹麦人Jamie Crummie在出席一场晚宴时发现,宴会结束后工作人员将大量未食用的食物直接丢弃掉,十分可惜。

Crummie几经询问后发现,丹麦晚宴自助餐有个“潜规则”,即准备的餐食数量应该是参会人数的双倍。等到活动结束,食物残余现象可想而知。

基于此,Crummie和同伴创办了一个网站Too Good To Go,意为“弃之可惜的好东西”,让入驻的餐厅、面包坊、咖啡厅等能够在这里将当天没卖完的食品以盲盒的形式打折出售,避免食物浪费。

几年后,TGTG由网站升级为APP,而借助这个平台,商家、用户和平台之间也实现了完美的商业闭环。

一方面,穷人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吃到美食;另一方面,商家也得以销售出原本只能丢弃的商品,既减少了成本损耗,也增加了客流,帮助其获取潜在用户。

更关键的是,作为中间平台,TGTG也实现了盈利。2019年,TGTG收入已经达到了2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9亿元。

就某种程度而言,TGTG和同为平台型的网约车平台Uber、民宿平台Airbnb有相似之处:Uber是将有车的人和想去某个地方的人联系起来;Airbnb是将拥有避暑别墅的人与旅行者联系起来;而TGTG则是将有剩余食物的餐馆和商店与饥饿的人们联系起来。

然而对比Airbnb五年时间亏了380亿元,Uber连续十几年亏损超2000亿元才实现盈利来看,TGTG仅创办三年就实现近2亿元人民币收入,其实力不容小觑。

尽管TGTG已入驻15个欧洲国家,但由于国与国之间的文化差异,TGTG在每个国家都建立了各自的Instagram账号,以此来增强社区意识,并通过使用该Instagram账户发起游戏、比赛等活动来提高当地人的参与度。此外,TGTG还通过邀请大v和会员在社区里贴上“Too Good To Go”的标签进行分享,以此带来更大的影响,鼓励更多用户使用这一应用程序。

2012年,移居丹麦的俄罗斯人塞琳娜尤尔在丹麦发起了“停止浪费食物”运动。随后,越来越多的餐厅和超市加入进来,并催生出WeFood这类专卖临期食品的超市。

在此基础上,TGTG也应运而生,并在第二年因与丹麦大型连锁超市Coop Denmark合作销售临期食品而一战成名。到2017年年底,Coop已经有100多家门店上线多家。

时至今日,TGTG在全球十几个国家拥有了超500万用户,仅2021年,TGTG新注册用户数便超过1949万,新增入驻门店81666家,累计节约餐食5200万餐。

据TGTG官方2022年影响力报告显示,自2016年app上线万名乘客环球飞行所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统计,在欧洲,每年有整整1亿吨食物遭到填埋废弃,而在发展中国家食物浪费可以达到6亿吨。

为此,我国于2021年先后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和《粮食节约行动方案》,呼吁社会及各部门切实做好粮食节约工作。

在此之后,餐厅、面包店、超市将当天剩余食物低价出售的情况愈发增多,比如胖东来将熟制品或水果进行分餐打折处理,号称“不卖隔夜肉”的钱大妈也会在晚上7前以后实行阶梯式打折,而面包店在晚上进行打折促销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就在当年,中国消费市场也掀起了一股丹麦式的“剩菜盲盒”风潮,并陆续开始出现惜食魔法袋、趣小袋、米粒盒子、八点以后ZFW等“剩菜盲盒”平台。

以最早出现的惜食魔法袋为例,自2021年4月16号在长沙上线以来,其已基本覆盖湖南全省地市,并陆续开通了北京、上海、广州等32个城市,与300多家知名品牌达成了合作,触达人群超3千万,200多万人深度参与。

首先是地域性较强。除惜食魔法袋在全国较大范围普及,覆盖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外,其他剩菜盲盒平台大都局限在某一个城市。比如袋走、兜着走主要集中在上海区域,而米粒、八点以后的营业范围则局限在成都的多个商圈。

其次是商品种类有限。笔者打开惜食魔法袋小程序发现,重庆所在地的盲盒商品主要以面包、茶饮为主,其中面包类品牌最为居多。

这自然和中餐热食的产品特性难以与盲盒联系起来有关,但另一方面,面包类产品更容易成为余量食物也是其占比较多的主要原因。

由于面包这类烘焙产品属于短保产品,货架期短,因此很难精准控制好数量;此外,烘焙行业存在所谓的“健康报损率”,即为了让消费者“有得选”和愿意选,烘焙店面每天必须出现5%-10%的剩余,才是健康的经营状况。如此一来,面包剩余现象就尤为普遍了。

2020年中国报告网对中国餐饮业的年度报告中就显示,仅烘焙行业每年就会浪费价值232亿元的食物。

此外,营销不足、知名度不够,剩菜盲盒的使用范围仅局限在少数消费人群和商家中,这也是国内剩菜盲盒的一大特点。

正如有业内人士所说,售价为39.9元一袋的盲盒,平台抽佣8元,抽佣比例约商品价的五分之一,以10~40元的盲盒价格来算,这种低价特性,接入大量连锁品牌才能实现最基本的地理覆盖以及营收问题。

不过,国内连锁品牌是否愿意参与进来尚且还是未知数,比如在国外已接入TGTG的星巴克,目前在国内就尚未和任何盲盒平台达成合作,而这又容易演变为这一模式能否通过规模化实现商业价值的问题,最终决定其是否是好的商业模式。

中国新闻周刊就曾报道过,在记者连续两次下单惜食魔法袋购入的8款面包产品中,仅有1件预包装的面包带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其余7件现制现售的产品均未标示相关信息,部分产品甚至连购物小票都没有。

这并非个例,有不少消费者反映,自己购买的剩菜盲盒存在口味不佳、以次充好和食材不新鲜等问题。另据媒体报道,确有少数商家为了达到更好的清仓效果,在生产时间上打“擦边球”,或者将保质日期模糊处理。

对此,国家也出台了相关政策。6月市场监管总局引发的《盲盒经营行为规范指引(试行)》中就强调,不具备保障质量安全和消费者权益条件的食品,不应当以盲盒形式销售。

据统计,全球每年大约有价值2.6万亿美元的食品被浪费;与此同时,仍有8.21亿人口处于饥饿状态。

解决食品浪费刻不容缓,而剩菜盲盒看似确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好方案。但与此同时,警惕因盲盒带来的口味不合导致的二次浪费问题同样不可忽视。

归根结底,国内对剩菜盲盒的探索还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而在打破这些不确定性,实现可持续增长上,国内剩菜盲盒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