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亚历山大征服波斯的史诗,通过庞贝古城的镶嵌画永久流传。战车上的大流士三世将右手伸向亚历山大,或许手持长枪。画中亚历山大的形象与通常的说法——亚麻色头发——有所不同。亚历山大发色的问题,或许一定程度上源自对希腊语词汇“Xanthenein”的误解,其代指的颜色大致为“淡赭色”。(akg-images/Erich Lessing)

亚历山大花了两年时间征服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埃及。之后,他从腓尼基向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进军,进入美索不达米亚,直扑波斯的心脏地带。此时,波斯帝国已经彻底放弃了收复小亚细亚的希望。大流士的最后决战将于公元前331年在高加米拉展开。

希腊军队分为三个部分:左翼、中军和右翼。亚历山大直接指挥由伙伴骑兵、马其顿部队和其他希腊部队组成的右翼。一些骑兵布置在弓箭手的前方,弓箭手的旁边是方阵。方阵分为两条战线。亚历山大决定故技重施,先牵制住阿契美尼德部队,而后由他完成决定性的一击。牵制任务交给帕曼纽率领的左翼,当然还有方阵。左翼由色雷斯人、色萨利人和希腊雇佣兵组成。中军则以方阵为主,他们的后方是辅助方阵部队。其他的支援部队包括克里特弓箭手、亚该亚人和阿格里亚人。

阿契美尼德王朝竭尽所能让军队从格拉尼库斯河及伊苏斯的惨败中恢复过来。他们为部队配备了更大的盾牌以及刃更长的刀剑。为了对抗亚历山大的战术和军事优势,大流士将镰刀战车加入他的军队,那是一种相对过时的武器。不过,他的主要目的是让这些战车与重骑兵一同在战场上实现突破。或许,这是在战场上使用“装甲拳头”理念的尝试。镰刀战车将直接冲向敌人的阵线,重装骑兵紧随其后,冲入战车打开的缺口中。实战中,面对亚历山大训练有素且纪律严明的部队,镰刀战车的效果微乎其微,况且亚历山大之前在色雷斯已经遭遇过战车。在那次交锋中,只要色雷斯人的战车接近战线,亚历山大便下令部队卧倒并将盾牌靠在一起,让色雷斯人的车辆冲到盾阵的上方,无法造成任何损害,接着让弓箭手解决战车驾驶者。为了应对大流士的镰刀战车,亚历山大命令他的部队在战车的前进路线上留下缺口,任战车无害通过,同时长枪兵和弓箭手可以从侧面进行杀伤。大流士还在他的战线头战象,不过,这些巨兽似乎没怎么参与接下来的战斗。

和伊苏斯之战一样,大流士本人和他最精锐的步兵坐镇中军。在他的右侧是王室骑兵、米底-阿马尔迪(Medo-Mardian)弓箭手、精锐卫队不死军、希腊人雇佣部队以及卡里亚和印度的骑兵。大流士的将军马扎埃乌斯(Mazaeus)指挥右翼,其中包括伊朗人(帕提亚人、米底人、希尔卡尼亚人和塞种人)、卡帕多西亚人、亚美尼亚人、叙利亚人、美索不达米亚人、塔普里亚人(Tapurian,来自波斯北部)、阿尔巴尼亚人和萨卡森尼亚人(Sacasenian,塞种人的一支)的骑兵。许多塞种人尽管已经处在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统治下,却依然以帝国仆从军的身份来支援大流士作战。马萨格泰人骑兵也出现在其中。左翼则由贝苏斯(Bessus)率领,他的手下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数量众多的东伊朗人骑兵,他们主要是塞种人[达赫人(Dahae)]、帕提亚人、阿拉呼罗珊人(Arachrosian)和巴克特里亚人。贝苏斯还有来自伊朗高原和扎格罗斯山脉的波斯人、苏萨人和卡都西亚人骑兵。贝苏斯的阿尔巴尼亚人和萨卡森尼亚人正对着亚历山大的左翼,而马扎埃乌斯的亚美尼亚人和卡帕多西亚人则布置在前方,他们将作为进攻的先锋。镰刀战车位于大流士中军的前方,另外一批战车则分别集中在左翼和右翼的前方。

大流士选择的战场,在今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埃尔比勒(Irbil,时称阿贝拉)附近,那里被称为高加米拉。工兵们平整了土地,确保战车和骑兵的机动完全不受阻碍。阿契美尼德军队准备进行一场以侧翼进攻和机动为主的决战。阿里安记述称,大流士的军队竟然总共有100万步兵和40万骑兵,而普鲁塔克记述,阿契美尼德军队的总人数是100万。皮尔尼亚认为昆图斯·库尔提乌斯记述的人数最为准确,即20万步兵和4.5万骑兵。就皮尔尼亚的估计而言,阿契美尼德军队依旧在人数上远超希腊人,至少是5∶1到6∶1。人数的差距给马其顿士兵带来了普遍的恐慌,亚历山大依靠他的个人魅力和领导才能平息了这种不安。

亚历山大清楚,大流士的军队可以包抄他人数较少的军队。他计划将这一劣势转为他的优势,这再度展现了他的军事奇才。他的军队按照45度角的斜线结阵,向前缓慢推进,诱使大流士的骑兵发动进攻。阵线在前进的同时也在逐渐向右移动。如果大流士不采取行动,方阵将就此离开预设战场,让镰刀战车没有用武之地。大流士并不想主动进攻,然而亚历山大阵线的推进让他别无选择——镰刀战车发动了冲锋,却没有造成什么杀伤。然而波斯骑兵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战败。马扎埃乌斯猛攻帕曼纽所部,让帕曼纽处于被击溃的风险中。贝苏斯则全力进攻亚历山大的右翼。马扎埃乌斯和贝苏斯的骑兵进攻让大流士的中军附近出现了缺口。

亚历山大迅速行动起来,利用这一战机,在伙伴骑兵的陪同下结成楔形阵,进攻波斯人的中军。方阵和几支精锐部队为这次进攻提供支援。不死军卫队和希腊雇佣兵作战英勇,却还是被歼灭了,迫使大流士仓皇逃走以免被俘。对阿契美尼德中军的进攻,让亚历山大承担着巨大的风险,而且他清楚自己必须在两翼崩溃之前采取行动。此时的他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追击并且俘虏大流士,坐视自己的左翼被歼灭:要么拯救自己的左翼,坐视大流士逃走。马扎埃乌斯对亚历山大左翼的猛攻,已经在帕曼纽和希腊人中军之间打开了一个危险的缺口。波斯和印度的重骑兵立刻冲进了这个缺口,然而他们没有从侧面或者后方进攻帕曼纽,而是冲向了亚历山大的军营,或者是为了掠夺战利品,或者是想要营救大流士被俘虏的亲属。

此时帕曼纽的处境危险至极,然而他还是守住了阵线,等到了亚历山大从大流士溃败的中军处赶来。帕曼纽得救了,马扎埃乌斯的骑兵开始撤退,而色萨利和其他的希腊部队发起追击,令波斯人伤亡惨重。贝苏斯也撤离了战场。阿契美尼德的中军彻底溃败了,大流士也已经离开了战场。他的营地被夺取并遭洗劫。阿里安的记述中,阿契美尼德军队有30万人被杀,相比之下,亚历山大的军队仅仅损失了100名步兵和1000名骑兵;狄奥多鲁斯则记述称,有9万名阿契美尼德士兵和500名马其顿一方的士兵战死。高加米拉决战中,阿契美尼德王朝最大的战术失误,或许就是波斯和印度骑兵未能充分利用帕曼纽和中军之间的缺口。只要这些部队转向他们的右侧,决战的结果也许就大不相同,至少马扎埃乌斯的进攻将成功地消灭帕曼纽所部,这会让亚历山大的军队损失惨重。

胜利为亚历山大打开了通向美索不达米亚内陆的道路。他的军队在阿贝拉休整了1个月之后,向巴比伦进发。这座城市是拥有成熟农业系统的大型都市,完全可以抵御长期的围攻。然而巴比伦并没有抵抗亚历山大的军队。帝国的大笔财富成为战利品,被亚历山大的部下瓜分,因这次背井离乡的艰苦远征而越发疲惫烦闷的士兵们,士气大振。征服美索不达米亚之后,亚历山大准备向伊朗的心脏地带进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