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这次英格兰足坛打假风暴目前已导致6名相关球员和人士被逮捕,D.J。坎贝尔是其中名气最响的。其他被捕的球员包括奥尔德汉姆前锋克里斯蒂安·蒙塔诺、特兰米尔后卫伊恩·古迪森、特兰米尔的阿克波·索杰和萨姆·索杰兄弟,另一名被捕者并非球员。

据悉, 32岁的D.J。坎贝尔目前效力英冠的布莱克本,之前他曾为三家英超俱乐部踢过球,包括伯明翰、布莱克浦和女王公园巡游者。布莱克本俱乐部的声明说:“我们可以确认,D.J。坎贝尔已经被逮捕,俱乐部不会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与坎贝尔同时被捕的,还包括他在布伦特福德效力时的队友萨姆·索杰,而正是此人在一段视频录像中说,他作为中间人,可以为海外的赌博集团联系球员,安排他们在比赛中故意吃黄牌或者红牌,来赢得赌注,而球员也会从中得到好处。

而据警方透露,在上周布莱克本对阵伊普斯威奇的英冠联赛中,坎贝尔就领到过一张黄牌,而这张黄牌有可能已经让数万英镑进了坎贝尔的口袋。

索杰举例称,“年初代表朴茨茅斯比赛时,我在一场比赛中故意吃到红牌,赛后第二天7万英镑就打到了我的账上。我之前也已经安排好一名前英超球员故意得黄牌,为此他可以得到3万英镑。”

令人吃惊的是,索杰表示,自己最近正在关注明年的世界杯,“世界杯也是可以的,拿一张黄牌就可以赚大钱,当然如果你押得多,最终赚得也会多。”从索杰的话中不难看出,赌球集团已经将触手伸向了明年的巴西世界杯,这对世界足坛称得上是一场灾难。

另据了解,英国国家打击犯罪局(NCA)表示,6名球员都尚未被正式起诉,其中5人将获准保释至2014年4月。英足总发表声明称,“我们非常注重诚信问题,并且努力根除比赛中的假球恶魔,关于这些特定方面的报道,我们会积极配合国家打击犯罪局进行调查,但是不会再对此事作出进一步评论。”

D.J。坎贝尔等6名球员因赌球被捕后,球员赌球的各种规则也浮出水面。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赌球者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下注,比如第一个或者最后一个进球球员、半场比分、进球总数、角球数、红牌总数等。比赛一旦受到操纵,参与打假的球员可以通过很多方式使比分达到赛前设定的结果。

据了解,在有些国家,赌球的方式还可以细分到开场5分钟之内的进球、红黄牌、角球数或者点球,甚至连第一个界外球、第一张黄牌、第一个角球也可以赌。

在接受《太阳报》采访时,前英超球员、挪威国脚克劳斯·伦德克万就曾说,他和一些英超球员下注的目标是博彩公司开出的一些比赛细节性盘,比如谁会得到第一个界外球、第一个角球、第一张黄牌等。“我们会和对方球队达成默契,无论谁开球,都把球传给一个后卫,然后大脚向前踢,由对方的某个后卫把球踢出边线。这是比赛很正常的开局方式,没有人会怀疑,对我们来说,控制这些细节很容易。”伦德克万说。

伦德克万表示,多年来英超中一直存在着就比赛细节串通赌球的现象,各队私下都对此心照不宣。“在英超我参与这个很多年了,我下注自己的比赛,通常好几个球员都会下注,每个人几百英镑、有时上千。我们把钱交给一个特定的中间人,由他来操作,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怀疑。”

伦德克万还说:“各支球队的队长会达成交易,比如第一个界外球、第一个角球、黄牌、谁先开球、甚至点球等。有一阵子,我们每周都这么干。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英超比赛中,这个现象是被各队默许的,我知道别的球队也在这么做。既然博彩公司赌这些东西,那么我们要操控是很容易的。可以说,我们这么干挣了不少钱。”

至于球员赌球的收益,《每日电讯报》记者暗访得到的消息是,“作假者要求球员在一场比赛中上下半场各进一球,这样他们就可以让参与赌球的人下注,买至少全场进4球。如果下注10万欧元,他们赛后可以赚到一倍。通常作假者的成本为‘收入’的20%-30%。”

由于卫星电视的普及和智能手机参与足球直播,全球的足球博彩市场越做越大,非法赌球的利润非常惊人!此前据《新民晚报》报道,仅仅过去一年,非法赌球在全球范围内产生的利润就高达180亿美元。这是怎样一个数字?皇马一线支“银河战舰”。

庞大的利润背后是参与人数,国际足联下属的职业运动员协会曾在去年做过一个调查,结果受访运动员中,7.6%的人承认,曾经有人接触过他们以谋求操纵比赛。

据报道,国际足联安全主管拉尔夫表示,在很多国家非法赌球是刑事犯罪,但最为根本的操纵比赛却没有入刑,“我们更希望能从一开始就防范此类事情发生,而不是到了事情发生之后,再去介入。”为此,国际足联一直在和包括欧盟国家在内的各国探讨相关立法的推进。

另外,在拉尔夫看来,非法赌球本身就是模棱两可的,“非法赌球和博彩在操作手法上没有区别,只是要看各国的法律是否允许,全球有100多个国家的联赛上了博彩网站,监管起来确实很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