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记者调查,部分主播在直播间上演“苦情大戏”,实则专门坑骗老人购买由普通食品包装而成的“神药”;这些“神药”售价约10元/盒,而成本价甚至低至1元左右。与此同时,晚会还曝光了部分直播间雇佣水军、制造爆火假象并诱导用户下单的现象。

随着晚会的播出,记者查询发现,被点名的“小张说事”等账号已在相关短视频平台封禁。不过,同类账号仍在短视频平台进行“苦情戏”直播。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跨越了数字鸿沟,开启数智化生活,有部分老人还迷上了看情感类直播。针对老年人铺设的消费陷阱也随之而来,让人防不胜防。

据央视记者调查,在不少主播们分享生活、美食的同时,也有部分主播走起了苦情路线,上演苦情戏直播局中局。他们在直播间里打着帮人解决纠纷、调解家庭矛盾的旗号,实则专门坑骗老人购买产品,让老人们深陷其中。

山西平遥李先生的母亲一直在手机上看这类直播,并在直播间里买了不少号称有神奇疗效的产品。不过,李先生发现这些产品都是固体饮料、压片糖果等普通食品。315晚会收到很多投诉,不少主播都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帮助解决纠纷,无一例外都能机缘巧合得到号称能治疗疾病的产品,并且卖给观看直播的老人们,但其实都是普通食品。

晚会点名的“小张说事”就是老人经常关注的一个直播间,在一期直播中,央视记者偶然发现“利哥供应链”的招牌。公司负责人告诉央视记者,利哥供应链主要为主播寻找合适的产品并提供场地,直播间所讲的故事都是编造出来的。

该负责人介绍,目的就是为了骗老人买产品,主播获利非常大,例如成本价1.2元/盒的产品,卖99元10盒,已经卖出一两千万盒了,主播佣金80元,也就是99元主播要挣80元。

同样被点名的和和工作室员工也透露:“产品基本上都是套到剧情里面的,想卖哪一个产品就给它铺到剧里面,让粉丝觉得你不是在卖货,你在做好事、做善事”。

天眼查App显示,和和工作室关联公司为兰山区和和网络文化传媒工作室,其成立于2022年7月,经营者及唯一投资人为刘汝和,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保健食品销售;食品互联网销售等。

蓝鲸财经记者发现,在晚会播出时,“小张说事”等账号已在相关短视频平台封禁。不过,同类账号仍在短视频平台进行“苦情戏”直播。

晚会随后还曝光了部分直播间在水军操盘下爆火、诱导用户下单的现象。“使用水军已经是直播带货行业公开的秘密”,一位从事直播带货代运营的工作人员称,有了水军烘托气氛,不明就里的用户就可能被热闹的氛围所带动,冲动跟风,掏钱下单。

据央视记者调查,有平台会售卖直播水军、直播间人气、播放量、点赞、评论等,24小时自助下单。直播人气100人1小时在线元。

通常而言,直播间的人气值越高,流量就越大,潜在的粉丝数及转化率也就有可能随之增长。在流量驱动下,甚至有的直播公司会通过群控系统控制大量水军。而所谓的群控系统就是利用一台电脑,同时控制一百部手机,冒充一百个真实用户充当水军。

据央视报道,嘉兴宇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推出的云控系统,操作起来更加简单粗暴,一台手机,可以同时操控200到20000台手机充当水军。该公司的云控系统还有一个更恶劣的功能,即可以去竞争对手的直播间,自动投诉甚至抹黑。

该公司经理介绍,行业对水军需求量越来越大,在他的手机里,还有很多别的公司建立的接单群,每天都有海量的水军需求。“九点钟200台,需要200台,3个小时0.25元的价格,5000粉丝,5000台设备,点一个账号,每个账号1角钱,每天晚上群里面太多了。”

在陕西的亚润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有同样的云控系统,该公司除了可以为直播间点赞、刷人气等之外,其主要业务是为一些游戏平台提供水军。该公司经理表示,有了水军营造出来的虚假人气,就能吸引更多玩家花钱充值。

天眼查数据显示,嘉兴宇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以从事商务服务业为主的企业;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及实控人为尤浩,持股比例为70%。2022年年报信息显示,该公司参保人数为1人。延安亚润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是一家以从事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为主的企业;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及实控人为高亚军,其持股比例为100%。

实际上,随着“直播带货”消费模式的兴起,在直播间里购物已经成为人们网购的主流方式之一,助推直播电商行业规模迅猛增长。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5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9.62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也已达到7.16亿。另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12012亿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21373亿元。

在行业规模急速增长的背后,离不开入局者的推动。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5500余家直播电商相关企业。从地域分布上看,广东、吉林以及黑龙江三地,直播电商相关企业数量最多,分别拥有650余家,360余家以及310余家。

然而,在直播带货日益火爆之下,直播数据造假、内容同质化、主播“翻车”、虚假宣传、商品品质参差不齐甚至售假等乱象也开始逐渐肆虐,不断被消费者所诟病。天眼查数据显示,在从事直播电商相关的业务企业中,0.85%的相关企业曾出现法律诉讼,5.9%的相关企业曾出现经营异常,0.34%的相关企业曾出现行政处罚。

在去年的315晚会上,男运营冒充女主播诱导粉丝打赏、主播与货主上演“双簧”杀价、直播间售假等直播乱象就曾是重点曝光对象。而在经历了一年的整顿后,如今看来,直播行业乱象依旧。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认为,直播骗局是互联网经济大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产物,其从产生到屡禁不止都有自身的原因,但这种现象的本质仍是消费领域的不诚信甚至欺诈消费行为,对消费者权益的损害极大。因此,对于这类现象的整治也尤为重要。

他建议,首先国家及有关主管机关层面仍需进一步加强法律法规、规范的制定和落实,加强对整个行业,包括直播平台、直播从业人员的监管和规范;其次,直播平台作为平台管理者,应当进一步完善平台规则,并充分发挥自己的技术优势,从直播从业人员的入驻、直播活动的开展和进行等角度,加强监管和整治;再次,相关行业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也可以从行业规则和规范等角度,加强相关规则的制定,并做好相应的反欺诈宣传。

艾媒咨询分析师则认为,直播电商需要提高整体的运作水平,除了平台方要规范平台运作、吸纳更多的商家入驻,主播也要提高自身的综合能力,加强对产品的专业认识;此外商家也要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多方综合发力才能赢取到态度中立的用户的认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