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世纪的日不落大英帝国,到20世纪超级大国前苏联,以及最近刚从阿富汗灰头土脸地撤军的美利坚合众国,无一不是卷入当地纷争之后,遭受挫折,耗尽国力,怅然撤出。

这些超级大国把阿富汗作为自己战略计划的目标之一原因就在于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它位于西亚、南亚和中亚交会处,扼南北交通要冲。占据了阿富汗,就相当于打通了进军整个亚洲大陆的一个坚实基础。

8月,龙卷风般夺取阿富汗政权,举世哗然。更令世界大吃一惊的是,就在占领阿富汗的前一天,阿富汗现任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脚底抹油,自己先溜了。

时年49岁的纳吉布拉是苏联占领时期扶植的阿富汗傀儡政权总统,他精力充沛,高大强壮,声若洪钟,被人称为“公牛”。

纳吉布拉见大势已去,辞去所有职务,从 1992 年到 1996 年,他一直滞留在联合国驻喀布尔代表处的大院里,等待联合国跟当时阿富汗执政政权谈判,希望能把他安全送往印度,与先期抵达的老婆孩子团聚。

但当时阿富汗争夺国家控制权的各派领导人在纳吉布拉的问题上却出奇地一致:要求将他移交审判。所以纳吉布拉就一直滞留在喀布尔的联合国大院里。

一辆载着一群士兵的丰田皮卡闯入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前一天,门卫听到的枪声后已经逃跑,办事处‬的‬大门实际上已经无人‬把守。

战士将纳吉布拉从房间里面拖出来,一通痛骂,指责他信奉无神论、背弃教、违反神的意愿、使阿富汗陷入混乱,根本不给纳吉布拉申辩的机会,并将他打得失去了知觉。

的确,在纳吉布拉政权下,阿富汗全面向苏联靠拢,实行政策,教曾有一段时间不再是官方国教。

令阿富汗人民痛恨的是,纳吉布拉80年代曾在苏联的授意下,在阿富汗成立了类似苏联克格勃一样的秘密警察组织,专用残酷审问手段对付异己者,其中就包括用烙铁烫小鸡,用铁勺挖眼睛等酷刑。

一般两个审讯者互相配合着干。一个表现得丧心病狂地残忍,另一个表现得比较稳重,这样能给嫌犯‬留点希望。真烫小鸡的话会把人烫死,绝对不行。

士兵也没工夫跟纳吉布拉废话,况且又在联合国的地盘上,直接把纳吉布拉和他的弟弟绑起来,拉到了漆黑的。

纳吉布拉的亲弟弟沙赫普尔·艾哈迈迪扎伊遭到同样的酷刑。纳吉布拉的另外两名助理已经逃离了大院,但后来还是被抓获,同样遭到酷刑后被绞死。

还惨无人道地采用了原始手段——辱尸,将纳吉布拉和其弟血腥的尸体悬挂在红绿灯上示众以昭示“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他们的口袋里被塞满了钞票,所有手指都被砍掉,士兵将雪茄插在他手指的位置,寓意是对放荡和腐败政权的憎恨。

起初,因为纳吉布拉和艾哈迈迪扎伊他们的“罪行”,不允许举行葬礼,后来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协调,尸体被要了回来,交给帕克蒂亚省在他的出生地安葬。

可悲的是,阿富汗“公牛”被搁置晾干,但数以百万计的阿富汗人对这位让人备受恐惧的前领导人的逝世却感到宽慰。

纳吉布拉1947年出生于阿富汗喀布尔市一个官宦家庭,其祖父曾担任普什图族一支势力庞大的部族酋长,父亲曾是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商务官员。

纳吉布拉幼年随父亲在巴基斯坦长大,直到12岁才返回喀布尔。大学期间,纳吉布拉就已加入阿富汗人民。1975年,他从喀布尔大学医学院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在校期间曾因参加的政治活动而两度被捕入狱。

在苏联的深度参与下,“红色亲王”达乌德推翻了自己哥哥的政权。1978年,达乌德对苏联不再言听计从,结果又被推翻。

人民内部也分派别,内斗很严重。上台的塔拉基先是清洗了“旗帜派”领袖卡尔迈勒和助手纳吉布拉,使其靠边站。然而,奉行极端亲俄政策的塔拉基又被二号人物阿明干掉。

1979年,苏联侵略阿富汗,杀害阿明及全家。之后卡尔迈勒和纳吉布拉回到阿富汗,前者被苏联人扶植为,后者为国家情报总局局长,掌管国家安全机构。

在此期间,他奉苏联之命,模仿苏联克格勃的模式,通过无孔不入的监视跟踪,逮捕、审问和杀害了数万阿富汗人民。

嗜血的纳吉布拉曾是恶魔,他做事效率极高,办案手段残忍,血债累累,深受阿富汗人民所痛恨,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屠夫”。

因为他年富力强(还不到40岁),又是知识型人才(他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博士毕业),对苏联还忠心耿耿,苏联领导人逐渐将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迈勒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对苏言听计从的纳吉布拉。

然而,到了1989年,苏联自己也面临着内忧外患,经济不断滑坡,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社会持续动荡,各加盟共和国纷纷要求独立。苏联已经无暇顾及阿富汗。

此时圣战者的势力逼近喀布尔,纳吉布拉眼见大势已去,苏联人是指不上了,他于1992年4月16日宣布向圣战者投降,并辞去总统职务。

辞去总统职务后,纳吉布拉曾想逃离喀布尔,就像今天加尼那样,但遭到当时控制喀布尔机场的杜斯塔姆将军的阻挠,于是只好躲进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避难。这一躲就是四年。

很有意思的是,纳吉布拉或许早就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枚用过即弃的棋子,他逃亡的国家并非苏联,而是选择了印度。

期间,联合国和印度也曾努力过,但他们对阿富汗政权的影响力实在太有限了,而且,印度政府也是犹犹豫豫,担心对纳吉布拉的营救可能会造成跟阿富汗当局的决裂。

在联合国喀布尔大院里的四年藏身岁月里,阿富汗各派系争夺国家控制权的斗争愈演愈烈,而纳吉布拉身边只有一台收音机和一台电视机来帮助他盖过周围肆虐内战的炮火声。

据说,在惨遭处死的前2个小时,已有不祥预感的纳吉布拉向堡的联合国代表发送了最后一条电报:再不来救我,就不用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