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2005年一样,阿塔图尔克球场将再次迎来一支英超球队和一支意大利球队的巅峰对决。无巧不成书的足球世界,似乎真有玄学存在。

就算是一年一度的常规节目,欧冠决赛的号召力与存在感,依然令人神往——这不止于大耳朵杯的归向何处,超级球星的身价证明,也在于亲耳听到那一首欧冠主题曲。

在很长一段时间,本赛季出战52场狂轰52球的挪威前锋,都是用欧冠主题曲作为自己的起床闹铃,他觉得这首主题曲百听不厌,总能为自己开启完美的一天。

现在,无可阻挡的哈兰德,就要在欧冠决赛的现场听到这首再熟悉不过的歌曲,瓜迪奥拉与曼城的三冠王梦想,正在等待他的成全。

“如果要为2016年挑出记忆最深刻的节点,我必然会选择欧冠的首个比赛日。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全队最后一个走进场地的人,但在那特别的一天,我却一反常态地告诉助手,‘咱们赶紧进场吧,我可不想错过欧冠主题曲’。”

而在2019年5月的伯纳乌球场,当乌克兰女子四重奏乐团Asturia Girls琴声悠扬,挥洒着柔中带刚的风格时,波切蒂诺刚好跟随热刺队员走入场地,听到了这首特别版的欧冠主题曲。

1992年,因为目睹了意大利世界杯上三大男高音与足球盛世的完美融合,一心要升级包装欧洲冠军杯的欧足联找到毕业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托尼·布里顿,希望他能打造一首私家定制的欧冠主题曲。

幸好,拉满工作强度的布里顿没有对欧足联说不,当他找到第一灵感后,便让经纪人把初版小样寄给了欧足联。

“虽然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我还是能回忆起来。当时除了写这首欧冠主题曲,我还必须为一些广告和电视剧创作配乐,要忙的事情真不少。”

对于布里顿的初版小样,欧足联很快作出回应,他们希望这首歌的风格能与亨德尔的《牧师扎多克》相近——据传此曲是为了英国国王乔治二世登基而作。

而现在流传最广的欧冠主题曲版本,则主要融合了英国皇家爱乐乐团的演奏,以及圣马丁学院合唱团的演唱。

虽然欧冠主题曲一直大受欢迎,但布里顿坚持这并非他最好的作品,“我不会再修改欧冠主题曲了,这部作品谈不上伟大,但确实很有特点——这也是大家所需要的。”

诚然,受益于欧冠主题曲的走红,布里顿已然得到了更大的舞台——作曲家、电影导演和电影公司老板,构成了他的多重身份。

“欧冠主题曲带给我的丰厚收入,让我有资本去做其它带有风险的工作,如果当时没有跟欧足联合作,我可能就不会拥有现在的事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